首页 > 民生在线 > 法治频道

执法者“知法”违法,谁来监督?

2018-05-12 23:10:52 新闻来源:民生网 责任编辑:BJ06

   5月5日,澎湃新闻《河南开封一伤害案因伤情认定存疑被发回重审,9个月未开庭》的报道中称:河南开封市通许县一起因房屋买卖纠纷引发的伤害案件中,开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依据相关理论,经影像学专家、法医专家讨论,认定鼻缝分离属鼻骨骨折,将受害人的损伤鉴定为轻伤二级。据此,被告人马献中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3个月。
 马献中不服上诉,并委托代理律师取得开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所依据相关理论——两本法医学教材第一作者的书面回复:鼻缝分离写到鼻骨骨折小节下,并不是说鼻缝分离属鼻骨骨折,而是因为属相关内容,有必要放在一节下讨论。两份书面回复提交后,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然而,9个多月过去,至今没有开庭。
   从案件的报道描述中,让人有诸多质疑:
   首先,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发回重审的案件按一审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审理,而按一审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受理后2个月内宣判,至迟不超过3个月;(只有)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经上一级法院批准,可以延长3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而这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中,为什么不能在3个月内审理完成,即使在申请上级法院延长3个月,那么6个月时间也就封顶了,通许县法院为什么视刑法为儿戏,这样无端延期审理谁来有效监督?
   其二,公安机关为何“努力”要给马献中鉴定为轻伤?从案情中看,被害人马书勤在2016年2月在通许县人民医院所拍的CT报告单上显示,只有一处鼻骨骨折,在够不上轻伤的情况下,公安机关领着马书勤到开封中心医院做重新鉴定,当马献中家人拿到马书勤在开封中心医院拍的所谓高清晰的片子,让郑大一附院河南省最著名的影像学专家李树新阅片时,明确诊断为只有一处骨折,够不上轻伤二级。
   当马献中家人将李树新的诊断结论交给检察院时,此时应该引起公安机关、县检察院的高度重视了,因为李树新的诊断结论是相当权威的,他是河南省公安厅聘请的伤情鉴定专家。然而,县检察院将案件发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时,马献中已经在看守所羁押几个月了,公安机关在接下来的补充侦查,其实质已经不在是想法把事实搞清楚。因为此时一旦查明马书勤的轻伤够不上,那么,马献中被羁押就肯定是冤案了,要进行国家赔偿,要追责。所以,马书勤必须要够上轻伤二级。
   公安机关在2016年补充侦查期间,法医、民警先后带马书勤到开封市第二中医院、解放军第一五五中心医院、河南省人民医院、郑州市人民医院(编辑注:郑州市人民医院没有重新拍片,医生看的是事发当天通许县人民医院的检查影像)重新检查,四家医院的诊断结果,均有左侧上颌骨额突骨折,但均没有左侧鼻骨支骨折。其中3家医院检出左侧鼻颌缝增宽,符合鼻缝分离。只有一处骨折,够不上国家的伤情鉴定标准,咋办?还是市公安局法医有办法,把鼻缝分离换算成鼻骨骨折,于是乎就来个经省内专家讨论,认定“鼻缝分离属于鼻骨骨折”,以达到给马献中定罪的标准。这里明显的存在选择性运行证据。
   其三,县法院为何要坚信公安机关的伤情鉴定?在案件进入法院环节,马献中代理辩护人已经给法院提交了多份有力证据,除河南省最具著名的影像学专家李树新的诊断结论外,还有著名法医胡志强作为辩方的专家辅助人出庭时指出,在医学和法医界,骨缝分离与骨折是两个不可混淆的概念,“左侧鼻颌缝分离属鼻骨骨折”明显混淆了两者,胡志强还当庭拿出“十·五”规划统编教材《临床法医学》,上面有 “不能将骨缝分离诊断为鼻骨骨折”的明确表述。
   然而,通许县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关于鉴定意见,鉴定机构根据法定程序,依据相应理论,且经影像学专家、法医专家讨论,做出轻伤二级的鉴定意见,依法应当作为定案依据。辩护人及其所申请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认为马书勤的伤情达不到轻伤二级,依据是个别人士文件的一家之言,本院不予采纳。
   在未下判决之前,马献中代理人还向法院提交了一本国内权威的法医学统编教材《骨与关节损伤》中,均明确指出,不要将鼻缝分离误诊为骨折。还有,就是开封公安局法医当庭提交的两本教科书《法医活体损伤鉴定影像学图谱》、《医学影像学》,但从作者的字面上,就是小学生水平,也能理解教科书作者的表述意思,不是所说的14种情况都是骨折。如此大的疑问和漏洞,县法院为何要采信公安机关的鉴定呢?很明显,案件到了此地步,要想让法院纠正错误已经是不太可能。
   其四,开封中院发回重审,县法院为何迟迟不做出判决?一审庭审时,开封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出庭,指出他们将鼻缝分离认定属鼻骨骨折,理论依据是法医学教材《法医活体损伤鉴定影像学图谱》、《医学影像学》,鼻缝分离均在鼻骨骨折章节中。
   一审判决后,马献中不服,提起上诉,并委托代理人在2017年6月找到两本法医学教材第一作者,进行书面调查。《法医活体损伤鉴定影像学图谱》第一主编、中国刑事警察学院法医学教授依伟力在《关于“鼻骨骨折”章节之含义的情况说明》中明确表示,“鼻骨骨折”章节下排列的14种情形,不意味着每种情形都是鼻骨骨折,而是将鼻骨骨折的理论基础、相关伴随现象和鉴别诊断内容等,一并在该标题下进行讨论。例如其中的1.正常鼻骨的CT、CMI解剖,是讲鼻骨骨折影像学的基础;8.隆鼻是因为隆鼻材料CT检查容易被误诊为鼻骨骨折,显然,这两种情形都不属于“鼻骨骨折”的范畴。同样,其中的11.鼻缝分离,常常是鼻骨骨折的伴随现象,有必要放在本节一并讨论,而不是说“鼻缝分离”属于“鼻骨骨折”。
   《医学影像学》作者、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放射科主任李松柏教授在调查笔录中表示,鼻缝分离写到鼻骨骨折一小节下,不意味鼻缝分离属于鼻骨骨折,“鼻颌缝分离只是鼻颌缝分离,它并不是鼻骨或上颌骨发生了骨连续性断裂,本身不是骨折”。李松柏教授表示,写在一小节下,是因临床上对鼻骨进行影像学检查,也会看到相关鼻缝分离包括鼻颌缝分离的情况,诊断上需要加以鉴别,所以放在一起讨论。
   这两份书面材料已成为推翻一审判决的铁证,马献中的代理人提交到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后,2017年7月17日,该院裁定一审判决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截至5月5日,已经9个半月之多,在铁证面前,县法院为何迟迟不开庭呢?分析其原因,不外乎进退两难,在没有任何新证据可以取得的情况下,要想继续维持原判,肯定要冒一定风险,在检察院不撤诉的情况下,法院要做出无罪判决,肯定会非常纠结的。
   另外,2017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健全统一司法鉴定管理体制的实施意见》,严格执业责任,强化监督管理,加强司法鉴定与办案工作的衔接。不久前,司法部通报了2017年严厉惩处违法违规鉴定行为的情况,引发社会关注。
   一份鉴定意见往往会对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罪行轻重或者民事案件当事人是否承担赔偿责任、赔偿责任大小等产生重要影响,直接关系到诉讼当事人的人身权利、财产权益甚至是身家性命。一旦司法鉴定出了问题,其损害的不仅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更会对整个司法体制的权威性、公信力造成损害。
 作为诉讼活动的重要环节,司法鉴定直接关涉个案正义和司法权威,必须客观公正、科学规范,容不得半点马虎。而通许县公、检、法在全国全面普及学法、知法、懂法的今天,还能制造出如此奇葩的案件,实在让人不可思议。(作者 穆良知 律师)
 

本文来源:民生网责任编辑:BJ06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民生网(非民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或网友投稿,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新闻内容、图片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3、删稿请在页面最下方下载‘删稿申请’,按要求填写,本网不接受有偿删稿服务。

图片聚焦

精选图文

24小时排行榜

香港经营备案证号:2382391 香港新闻工作者联合会[2016]51号 官方邮箱:ms@mss.hk 投稿邮箱:tg@mss.hk
Copy Right ©2014-2018 www.mss.hk All Rights Reserved   民生网 版权所有 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